欢迎您进入上海成功律师网 首页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158-0186-8680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成功案例»

查某、陈某1等与XX兰、查泳华等共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成功律师网时间:2019-11-21阅读:

查某、陈某1等与XX兰、查泳华等共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75122622
 
查某、陈某1等与XX兰、查泳华等共有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2民终94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查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1。
  法定代理人:查某(系陈某1之母),本案上诉人之一。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2。
  法定代理人:查某(系陈某2之母),本案上诉人之一。
  上诉人(原审被告):许保红。
  上列四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运柱,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XX兰。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查泳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查理。
  上列三被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汪翔,上海市托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列三被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沈志兴,上海市托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查沛华。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查炜烨。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慧君(系查炜烨之母),户籍所在地上海市静安区。
  原审第三人:上海佳煜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夏平。
  原审第三人:上海市静安第二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坚,董事长。
  原审第三人:魏晓婷。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慧君。
  上诉人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因共有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6民初252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0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上海市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归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四人所有。事实和理由:查某户在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二路XXX弄XXX号公有住房(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处有常住户口,因家庭矛盾冲突激烈,查某户在外租房居住属于特殊情况,并非不愿在系争房屋内居住,且查某户在本市未取得福利性房屋且住房困难,根据相关规定,查某户应当视为共同居住人,拆迁过程中,政府和相关部门对查某户4口人为安置对象一直也是认可的。许保红与案外人董慧君签署的协议系查某户落户时遭到严重阻扰的情况下被胁迫所签,不具关联性,不应据此认定查某户不是同住人。另,根据查某户、查沛华户、XX兰户三方基本情况,每户两套房屋的分配方案较为公平合理,XX兰户分得三套房屋没有事实、法律依据。
  XX兰、查泳华、查理共同辩称,不同意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的上诉请求,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查沛华、查炜烨、魏晓婷共同述称,由法院依法判决。
  上海佳煜置业有限公司、上海市静安第二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未作陈述。
  XX兰、查泳华、查理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系争房屋的全部征收补偿利益,总价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3,173,950.48元,共6套配套商品房,XX兰、查泳华、查理要求分得奉贤区金碧苑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602室、902室三套房屋。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查泳华、查沛华与许保红丈夫(暨查某父亲)查振华系同胞兄弟,查理系XX兰、查泳华夫妇之子,查炜烨系查沛华之子,魏晓婷与查炜烨系夫妻,许保红系查某母亲,陈某1、陈某2均系查某子女。
  2016年12月29日,查沛华作为承租人与征收单位就系争房屋(换算建筑面积57.134平方米)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协议载明,系争房屋价值补偿款2,496,120.34元、装潢补偿款28,570元、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用649,260元(旧城区改建补贴457,120元、未见证面积补贴80,000元、签约奖励112,140元),上述补偿款合计3,173,950.34元。
  《静安区66街坊旧改项目结算单》显示,征收单位另行发放按期搬迁费50,000元、搬场补贴857.10元、过渡费补贴9,000元(3,000×3)、家用设施移装费2,800元,合计62,657.10元,该款于2017年1月23日由查沛华领取。
  征收单位提供产权调换房屋六套:1、浦东新区林展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50.62平方米,购房总价589,936.28元;2、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82.12平方米,购房总价为550,002.96元;3、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60.78平方米,购房总价406,530.06元;4、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79.60平方米,购房总价535,381.74元;5、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79.6平方米,购房总价为536,145.48元;6、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79.60平方米,购房总价为537,672.96元。上述六套房屋价格合计3,155,669.48元,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抵扣购房款后,征收单位还应支付征收补偿款18,281元,该款于2017年1月23日由查沛华领取。
  一审法院另查明:1、系争房屋被征收时内有三本户口簿,一本为查沛华(户主)、查炜烨两人,一本为查某(户主)、陈某1、陈某2、许保红四人,一本为XX兰(户主)、查泳华、查理三人。2、六套房屋中四套已经办理小产证,其中,浦东新区林展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登记在查炜烨、魏晓婷名下,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登记在查炜烨名下,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登记在查某、陈某2名下,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登记在许保红、陈某1名下。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两套房屋权利人则为开发商上海佳煜置业有限公司,两套房屋尚未交付使用。
  查某父亲查振华系上海知青,其于1992年病故,1996年,查某根据知青子女回沪政策户籍由外地迁入系争房屋。迁移之前,即1996年4月15日,查某之母许保红与查沛华之妻董慧君签署一份协议,其内容为:“1、查某属知青子女,查某回沪后,对其住房、生活等各方面,查沛华不负任何责任,因为查某的监护人是何兰英;2、查某在沪落户后,如遇住房拆迁,是因为查某需分户所造成查沛华一家住房的影响(但必须得到有关部门的证实)应由许保红负责,并承担分户过程中的一切费用;3、如能马上分户,查某对现用的煤气设备不得占有,因煤气当初是查沛华所装,以后需装煤气,应查某自己解决”。对此,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称,四人曾想居住系争房屋,但因为家庭矛盾无法居住,又因为兄弟姐妹之间打架,许保红被逼无奈签署了该份协议,协议所有条款内容都是董慧君书写,且协议内容对系争房屋征收利益分配不具备关联性。
  一审法院审理中,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均称,系争房屋被征收时由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居住使用,查某虽未入住系争房屋,愿意让查某以同住人身份参与分割。此外,XX兰、查泳华、查理认为:1、承租人、同住人原则上平均分配,XX兰、查泳华、查理认可查沛华为承租人,本案实际同住人就是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根据法律标准,查某并不符合同住人标准,查某没有居住系争房屋,但是XX兰、查泳华、查理认可查某等同于同住人予以处理,故本案应当由六人进行分割,考虑六套房屋现有产权登记状况,XX兰、查泳华、查理主张分得502室、602室、902室、1503室四套房屋中的三套,放弃其余诉讼请求;2、根据查沛华、查炜烨、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所述实际居住情况,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在系争房屋内都是居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虽然各方陈述搬离时间有争议,但是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均居住过系争房屋,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从未居住过系争房屋;3、征收单位只是将整体份额交由承租人之后统一管理,本案六套房屋实际上没有进行过任何权利分割,公有住房征收保障的是在房屋内实际原有居住和享有居住权利的主体。查沛华、查炜烨称:1、查沛华、查炜烨从系争房屋搬离时,XX兰、查泳华、查理确实不居住系争房屋内,但XX兰、查泳华、查理居住房间钥匙是在XX兰、查泳华、查理处,XX兰、查泳华、查理物品也在系争房屋处;2、同意XX兰、查泳华、查理其他辩论意见,要求分得目前产权已经登记在两人名下的两套房屋,若存在差价,愿意以货币方式支付。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则称:1、系争房屋是查某爷爷承租的,以前是查某祖上的私房,从解放后就一直居住,查泳华、查沛华从小居住,查某父亲下放,落户时查某户口落在其祖母名下,所以系争房屋分为三户,查某祖母去世后,查某想居住,但因XX兰、查泳华、查理加了房门钥匙所以没有住进去,许保红户籍是因为丈夫去世投靠子女落入,许保红来上海时是在外租房,是因为家庭矛盾很大;2、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在上海没有住房,根据上海市政府71号令第51条第3项、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4年3号文,关于房屋动迁拆迁补偿若干问题解释第一部分第5条(1)第三点,查某户属于共同居住人,政府及相关部门均认可查某户是征收补偿对象,2013年拆迁时,查泳华、查沛华签订补偿协议,但是因行政诉讼而驳回,法院认为因为没有查某户签字所以补偿协议违法,之后动迁组多次进行沟通并指定查沛华作为承租人,并签订有效的征收补偿协议。查沛华、查炜烨、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认可该征收补偿协议,查沛华有通知XX兰、查泳华、查理签字,XX兰、查泳华、查理没有签字是自己的事情,动迁组已经通知过XX兰、查泳华、查理了。户内人口是9人,查某户占了4人,有两个未成年人,应当多分,查沛华、查炜烨、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认为现在的分配方案公平合理合法;3、XX兰、查泳华、查理不是系争房屋真正承租人,只是同住人,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是同住人或者视为同住人;4、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认购的两套房屋中,602室房屋已经入住,502室房屋目前空关。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系争房屋被征收时,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9人户籍虽然都在系争房屋内,但是否可以分割征收补偿利益应视是否为系争房屋同住人而定,查某户籍于1996年根据知青子女回沪政策迁入系争房屋,迁入前,查某母亲许保红与系争房屋居住人员董慧君签署协议,明确不负责解决查某住房、生活等各方面问题,该承诺前提下,系争房屋原居住人员准予查某户籍迁入,因查某同号分户,其母亲许保红、子女陈某1、陈某2户籍前后迁入系争房屋处,但三人从未居住系争房屋,故查某、许保红、陈某1、陈某2均非系争房屋同住人,但鉴于本案审理中其余当事人均同意将查某列为同住人参与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法院为此认定系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由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查某六人分割,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总计3,236,607.44元,上述六人人均539,434.57元,根据各当事人可得补偿款数额并结合六套房屋现有产权登记状况、居住状况,法院确定六套安置房屋中,浦东新区林展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两套房屋归查沛华、查炜烨所有,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三套房屋归XX兰、查泳华、查理所有,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602房屋归查某所有,查某可得份额与所得房屋价值之间的差额由查沛华、查炜烨承担支付义务。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上海市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两套房屋产权归XX兰、查泳华、查理三人共有;二、上海佳煜置业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办理上址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期间产生的相关税费根据国家规定承担;三、上海市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XX兰、查泳华、查理三人共有,查某、陈某2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办理房屋产权过户手续,期间产生的相关税费根据国家规定承担;四、上海市浦东新区林展路XXX弄XXX号XXX室、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XXX室两套房屋归查沛华、查炜烨所有,第三人魏晓婷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期间产生的相关税费根据国家规定承担;五、上海市奉贤区沿港河路XXX弄XXX号602房屋归查某所有,许保红、陈某1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办理产权过户手续,期间产生的相关税费根据国家规定承担;六、查沛华、查炜烨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查某补偿款3,289元。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房屋征收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共同居住人,是指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在系争房屋内是否为共同居住人?查某在户籍迁入系争房屋时,其法定代理人许保红曾与系争房屋居住人员董慧君签署协议。该协议约定了查某迁入户籍时的监护人是何兰英,查沛华对查某住房、生活等各方面不负责,该约定没有查某放弃在系争房屋的居住权利及不享有系争房屋被征收后的补偿利益的意思表示。查某在系争房屋有本市常住户口,因家庭矛盾在外借房居住,属特殊情况未实际居住,故查某应是系争房屋共同居住人。陈某1、陈某2系未成年人;许保红在查某无法居住的情况下,将户籍迁入系争房屋,且未经承租人或其他同住人同意,故不能视为共同居住人。查某系陈某1、陈某2的监护人,可以就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款适当多分,可得征收补偿款736,607.44元,其余共同居住人XX兰、查泳华、查理、查沛华、查炜烨各得征收补偿款500,000元。一审法院根据安置房的登记状况、居住状况,确定6套安置房的权利归属尚属合理,本院予以维持。但根据征收补偿款分割金额,对共同居住人可得份额与所得房屋价款之间的差额,作出相应调整。查沛华、查炜烨应向查某支付上述差额200,461.96元。
  综上所述,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6民初25271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四、五项;
  二、变更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6民初25271号民事判决第六项为查沛华、查炜烨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查某补偿款人民币200,461.96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2,192元,由XX兰、査泳华、查理负担人民币16,096元,查沛华、查炜烨负担人民币6,438元,查某承担人民币9,65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150元,由查某、陈某1、陈某2、许保红负担人民币5,490元,由查沛华、查炜烨负担人民币3,66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官助理蔺皓然

审判长 王 珍
审判员 成 皿
审判员 高 胤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书记员 黄琪隽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丰富、功能强、更新快、用户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