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进入上海成功律师网 首页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

158-0186-8680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成功案例»

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与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海成功律师网时间:2019-11-21阅读:

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与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上诉案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C.11137956
 
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与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2民终329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振宇,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振宇。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建国,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运柱,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嘉怡,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欣公司)、上诉人刘振宇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继公司)其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7)沪0106民初420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国欣公司、刘振宇共同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二项,改判国欣公司和刘振宇连带支付中继公司欠款846,820元(币种为人民币,以下同)及以此为基数的利息损失。事实和理由:《协议书》所载欠款中30万元是刘振宇个人向中继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个人借款,且事后发现有证据证明已经归还,故不应再将该笔30万元计入二个公司之间的欠款。
  中继公司辩称,《协议书》所载欠款金额是由二公司财务对账欠款余额1,046,820元、中继公司垫付款7万元,以及谢建国于2005年7月7日向刘振宇出借的30万元中未还清的余款及相应利息所构成。故不同意国欣公司和刘振宇的上诉请求。
  中继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国欣公司向中继公司支付欠款1,146,820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1,146,820元为基数,自2016年1月1日起按年利率5%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2、判令刘振宇对国欣公司的上述第一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3、判令本案诉讼费由国欣公司与刘振宇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3月16日,中继公司与国欣公司签订《协议书》一份,载明:“甲方: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乙方: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甲方、乙方经友好协商一致,确认如下:双方经核查核实确认,截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尚拖欠上海中继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各类欠款总计为壹佰肆拾壹万陆仟捌佰贰拾元整(1,416,820.00元),甲方同意该笔欠款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前支付给乙方。双方经友好协商确认:自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起,对于欠款,按年利率5%计算利息,并按实际支付日扣除相应的欠款和计息,直至欠款付清。若以上欠款本息截止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仍未结清,双方则一致同意提交法院强制处理,所产生的诉讼费、律师费及其他追讨费用由甲方承担。甲方法定代表人刘振宇对甲方上述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签字后,乙方向法院撤诉"。落款处加盖了中继公司、国欣公司公章并由刘振宇签名。
  2016年8月15日、2016年9月18日、2017年1月3日,国欣公司分别向中继公司转账归还20,000元、50,000元、200,000元。
  一审法院判决:一、国欣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继公司支付欠款1,146,820元;二、国欣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中继公司偿付逾期付款利息损失(以1,146,820元为基数,自2016年1月1日起按年利率5%标准计付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三、刘振宇对国欣公司的上述第一、二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并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国欣公司追偿。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7,560.50元(中继公司已预缴),由国欣公司、刘振宇共同负担。
  二审中,刘振宇提供双方财务对账的聊天记录,显示对账余额为1,046,820元,另提供中继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于2013年8月27日出具的收到刘振宇还款30万元的收条。拟据此证明其上诉理由所述事实。中继公司对该些新的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并反驳称,2013年8月27日出具的收条对应的是法定代表人谢建国所设另一家公司上海爱灵计算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向刘振宇出借的30万元,该款刘振宇并未实际交付还款,而是以2014年5月23日所付138万元中的30万元予以抵销。谢建国在2005年7月7日还向刘振宇个人转账出借过30万元,该笔借款尚未还清,故在签订《协议书》时双方以国欣公司拖欠中继公司各类欠款的表述方式将该借款尚余部分及利息一并以30万元计入欠款金额。中继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向本院提供了其所述二次借款的转账凭证。刘振宇对其与谢建国之间的二次借款事实不持异议,但认为,一则2005年7月的借款尚余4万余元未归还,二则其在签订《协议书》时误认为对方是将2013年5月的30万元借款计入欠款金额,《协议书》签订后三个月左右即2016年6月发现该笔借款实际已经归还,并向谢建国提出过异议。谢建国对刘振宇所述不予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系争《协议书》由中继公司、国欣公司、刘振宇共同盖章签名形成,合法有效。对其中所载欠款金额如无充分的相反证据加以推翻时,应当认定为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应当按协议履行义务。现刘振宇虽提供了其主张的一笔30万元借款已经归还的收条,但从各方陈述看,谢建国和刘振宇之间确有另一笔30万元借款,且尚未全部归还,由此可见,双方在签订《协议书》时将该笔借款余额及相应逾期还款利息一并计算为国欣公司对中继公司的30万元欠款的可能性难以排除。此外,从刘振宇的陈述看,其称在2016年6月发现误认为计入《协议书》欠款的30万元实际已经归还,即使该陈述属实,但在其知晓该情形后一年内,国欣公司和刘振宇均未以重大误解为由行使撤销权,故《协议书》的效力仍得以确认。况且,在刘振宇主张的发现错误的时间后,国欣公司仍陆续向中继公司支付了共计27万元,该付款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也有违常理。故本院经以上分析后认为,国欣公司和刘振宇上诉主张推翻《协议书》所载欠款金额的证据并不充分,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国欣公司和刘振宇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250元,由上诉人上海国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刘振宇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 炜
审判员 孙 斌
审判员 金 冶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八日
书记员 朱伟静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是全国目前数据丰富、功能强、更新快、用户多的综合法律信息平台。